楚欢再次前往光明殿的时候,已经是回京之后第四日的事情,皇帝派人急匆匆将楚欢从安邑召回来,楚欢一度以为有什么十万火急的事情,可是真的回来之后,皇帝陛下却似乎因为什么事情被绊住,隔了数日才召见。

    熟悉的玉水池,熟悉的玉台,光明殿一如既往的肃穆恢宏,皇帝一身道袍坐在玉台之上,楚欢到来时,发现这里已经有几十号大臣被传召过来,分列两边,朝中的一些重臣,几乎都在其中。

    更让楚欢吃惊的是,不但是重臣,就连齐王瀛仁也霍然在其中,除此之外,楚欢没有想到太子瀛祥此刻也出现在光明殿。

    太子已经许多年不曾入宫,此番却出现在这里。楚欢面上虽是淡定,心中却是惊讶,太子坐在轮椅上,气定神闲,楚欢到来时,只是瞧了一眼,面无表情,反倒是瀛仁见到楚欢,眼中显出欢喜之色,嘴唇动了动。

    皇帝已经很少上朝,反倒是经常在光明殿召集臣子议事。

    楚欢一过来,许多人的目光就落在他的身上,目光各异,楚欢隐隐感觉有什么事情发生,不知道皇帝到底要做什么,却还是上前行礼,皇帝已经笑道:“楚爱卿,安邑的差事,你办的很不错,朕很欣慰,你没有让朕失望。”

    楚欢毕恭毕敬道:“这是臣本分之事!”

    “朕今日找你来,不是为了安邑的事情。”皇帝缓缓道:“楚爱卿,你可听说西北发生了兵变?”

    “臣略有耳闻。”楚欢依然是恭敬有加,“只是具体如何,臣并不清楚。”

    皇帝微微颔首,他的气色看起来很好,扫视群臣,终于道:“都说西关如今匪患成群,这西北,当真有那么多盗贼?”

    群臣都是眼观鼻鼻观心,皇帝没有点名,谁也不敢站出来。

    “徐大学士,你如今在中书省,西北的情报,你总是清楚的。”皇帝看向老臣徐从阳,“你来告诉朕,西北到底有多少匪患?”

    徐从阳出列肃然道:“回禀圣上,西梁虽退,但是西北特别是西关道,荒野千里,百废待兴,西梁占据西关之时,许多百姓逃离家乡,如今虽然陆续返乡,但是由于西北粮食紧缺,而且许多事情尚未理顺,所以……所以有些混乱,有些百姓衣食无着,不免就为人所惑……!”

    皇帝冷冷道:“为人所惑?不就是落草为寇,因为一时的困顿,便要拿起武器来反抗朕吗?当初天下纷乱,民不聊生,朕一统四海,让他们过了二十年的安定生活,如今只是外敌稍有侵扰,他们就忘记了朕对他们的恩惠……哼,愚民就是愚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