楚欢闭上眼睛,也不看他。

    陆世勋见状,更是冷笑道:“老子和你说话,你听不见?”

    “听见又如何?”楚欢也不睁开眼睛,“你本就没有资格与我说话,若是你的老子还没死,我倒能和他说上两句。”

    陆世勋怒道:“你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楚欢悠然道:“你只是隶属天门道的一个小小杂兵,脸小头目都算不上,天门道将道七雄之一的木将军都死在我手中,你这般的货色,又怎有资格与我说话?”嘴角泛起淡淡笑容,“将道七雄,要么是三十六方家族子弟,要么就是王族后裔,木将军和你同样出自三十六方家族,他可以成为将道七雄之一,你却连个屁都不是,也亏你还有颜面在这里耀武扬威,陆世勋,本官实在替你悲哀。”

    陆世勋顿时老羞成怒,骂道:“你放屁,没有我陆家,木将军当真敢在太原起事?老子只是不图虚名而已!”

    “哦?”楚欢轻蔑一笑,“其实本官明白,上次你们借机往太原运粮,说是要赔偿给和盛泉,其实就是给天门道起事准备粮草。不过说到头,你们陆家也只是听从木将军号令而已,无非是天门道的一条走狗而已,恐怕你们父子连天门道头头的面孔都没见过!”

    陆世勋咬牙切齿,但是很快就笑起来,道:“差点上了你这小子的当,你是想从本少爷嘴里套话?你倒真是自以为聪明,本少爷岂会上你的当。话说回来,你就算知道,又能如何?死人知道的再多,也终究是死人。”

    楚欢叹道:“既然如此,你干脆直接杀了我,又何必在此多说废话。”

    林黛儿倒是听到楚欢这句话,立刻道:“你很想死吗?”

    楚欢含笑道:“林姑娘也有兴趣杀我了?只可惜你有这个心,只怕也办不到了。你的手脚都被绑着,某人说与他无关,不知道你相不相信?”

    陆世勋立刻抬脚踢了楚欢一下,骂道:“你还在玩弄阴谋诡计?挑拨离间的伎俩,我和林姑娘都不会上当。”

    楚欢哈哈笑道:“林姑娘看起来冰雪聪明,也不像愚蠢之人,她行走江湖,未必见过解不开的绳结,陆少爷,你说官兵绑着林姑娘的时候绑了死结,却不知什么样的死结会为难到连你也解不开?楚某对解开绳结颇有心得,要不要我帮帮你?”

    陆世勋心里有些急,骂道:“你别他娘的胡说八道。”回头向林黛儿道:“林姑娘,绳子的绳结确实是解不开,你别听他在这里胡说八道。”恶狠狠道:“林姑娘,这狗官不是好东西,留下来是祸害,我现在就一刀杀了他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