几支队伍合成一块,摩诃藏处在队伍之中,并没有在前领路,却是让山塔喜鸣在前领路,几支队伍,装束各不相同,混在一起,颇有些不伦不类。

    楚欢与摩诃藏一同处在队伍之中,心中事情繁多,并无心说话,虽然与鬼大师相处不过短短几日,但是两人却是有着师徒名分,毗沙门下令烧毁寺庙,鬼大师虽然圆寂在先,遗体葬身火海,但是此番鬼大师归天,罪魁祸首自然是毗沙门。

    楚欢恩怨分明,毗沙门害死鬼大师,抓走诺距罗,楚欢即使不能杀死毗沙门为鬼大师报仇,但是救出诺距罗,却也是势在必行。

    他胯下雷火麒麟异常神骏,装有狼甲战盔的盔甲被包裹着挂在马背上,狼甲战盔本是装在箱子里,只是那箱子太过显眼,楚欢并没有带上,已经留在寺庙之中,却也不知是否被大火烧毁。

    说来也怪,四周骏马见到雷火麒麟,都是不敢靠近,拉开了一段距离,摩诃藏胯下那匹马也是纯种良驹,也只有它敢稍稍与雷火麒麟接近,但却依然保持着一定的距离,摩诃藏自然发现这一点,稀奇道:“楚兄弟这匹马真是了得,这似乎不是你们中原马,倒像我们草原传说的雷火麒麟。”

    楚欢知道此时终究瞒不住,当下便将收服雷火麒麟的事儿说了,却绝口不提狼甲战盔之事,摩诃藏闻言,微微色变,惊道:“楚兄弟真是好身手,雷火麒麟乃是我们草原传说的神驹,你竟然将之收服,楚兄弟马术当真了得。”

    楚欢只是微笑,并不多言,回头望了一眼,只见白瞎子带着众人正跟在后面不远,瞧见白瞎子盯着摩诃藏背影只打量,脸上神情古怪,楚欢心下起疑,故意放慢马速,等到白瞎子赶上来,白瞎子马匹却不敢接近,白瞎子费了好大气力,终是靠近楚欢旁边。

    楚欢见白瞎子神色有异,轻声问道:“白兄是否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白瞎子见摩诃藏并没有回头,这才靠近过去,压低声音问道:“大人,这人当真是西梁大王子?”

    楚欢点头道:“我见过他,确实是西梁的大王子摩诃藏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怪了。”白瞎子低声道:“先前我们出去狩猎,遇到一队骑兵,他们的甲胄装扮,一看就是西梁的精锐骑兵。”

    “那又如何?”

    白瞎子更是压低声音道:“他们正在搜找这位大王子,询问我们是否瞧见身穿这身盔甲之人,而且对盔甲详细描叙了一番,我瞧了半天,就是这幅盔甲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楚欢眉头一紧,微一沉吟,问道:“莫非是摩诃藏的护卫,他们与摩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