琉璃碧眸如雾,静静望着楚欢。

    “我并非不是不甘,而是心中难过。”楚欢叹道:“卿本佳人,奈何为贼。见到你的时候,我只以为上天对世间实在是很够意思,赐下了你这等国色佳人出现在人世间。无论是形貌还是才干,放眼天下,可说是绝世无双,如此佳人,却偏偏双手沾满鲜血,这便如同一件精美的瓷器,本来绝世无双,却偏偏出现聊裂痕,你觉得让不让人感到惋惜和难过?”

    “艺术品?”

    楚欢也不解释,继续道:“我承认,从我第一眼看上你,心中就生出爱慕之心,只是当时你已经是灜祥的人,我只能尽力克制自己的感情。世间最简单的是感情,喜欢一个人,或许很简单,甚至不需要理由,可偏偏感情却又是世间最复杂的事情,便是天下最智慧之人,只怕也难以说清楚。”

    琉璃幽幽叹了口气,并不言语。

    “药谷之下,你为我服下龙蛇丸,我虽然没有说什么,可是那时候我心中便已下定决心,此生不会辜负你。”楚欢凝视琉璃美丽的身影,“那时候的你在我眼中便是世间最美的珍品,必须要全力以赴好生呵护,可是当我知道你便是天门道的天公,我心中的美好便突然碎裂,你说我是不甘心你毁掉了我的幻念,你说的不错,你是我心中最美的影像,却被你自己所毁,我当然很痛惜。”

    琉璃终于道:“说到最后,你依然只是为了你自己。”轻叹道:“只是如今说这些又有何用?楚欢,以前所有的一切,都只是我在你面前演的一场戏,你也不必真的当我是什么美好的珍品,我也不愿意成为你所想的那种人。”

    “演戏?”楚欢上前几步,距离琉璃几步之遥,“你敢说,你和我在一起的时候,每一个动作,每一句话,都是有心去演戏?”

    “是!”琉璃淡淡道:“你当然知道我的演技,可以骗过很多人,自然包括你在内。”

    楚欢却是笑道:“琉璃,你在撒谎!”

    琉璃秀眉微蹙,楚欢又是靠近两步,几乎要贴近琉璃,声音压低下来,“你不能否认,我们在湖中,那是情不自禁,绝不是演戏能够演出来的,我便是再愚蠢,也能知道当时你是真是假。”

    琉璃竟是低下头,声音微怒:“不要再说了,你在这里胡言乱语,我不知道你究竟想说什么。”

    楚欢闻言,立时哈哈笑起来,道:“你若是毫不在意,为何我提到湖中,你便如此反应?看来你也是记在心中。”

    琉璃柳眉微竖,抬起一只手,楚欢依然是背负双手,凝视琉璃:“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